Sunday, May 28, 2000

I want a real doctor

老爸因為發高燒被送去附近醫院的急診室,經診斷為肺炎之後,吊了消炎的點滴,當天就放了出去,但是當天晚上又開始高燒不退,第二天清晨四點多就又被送去急 診室。約七八點我得知消息後,匆匆告知公司同事就開車直奔醫院。

到了急診室之後老爸正在吊點滴,肺炎原本很好醫治,但是沒想到會再復發, 所以我也有點慌。陪了一陣子,陸續也有一兩個病人送來急診室,在我們對面的隔間裡來了個老人。

"I want a real doctor." 老人大聲的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說,完全不理會站在他面前等著問病歷和作量測的護士。

"I want a real doctor." 老人仍是一次又一次的大聲說著,護士似乎在對他說著什麼,但是淹沒在老人的聲量裡。就這樣老人重複的說了不知多久,總算有醫生到達,老人也停止他的要求。

我在想,也許這老人以前受過不夠專業的護士的苦,或是不耐苦候醫生短暫的探視。也許下一次該換我們嚷著"I want a real doctor."

嚇了一身冷汗

初來美國時,拿的是學生簽證,來了半年後利用暑假回台灣一趟。機票訂好後,就等著回台灣。在這期間,打了電話給好友,拜託她當天載我去機場。

那 幾天為了些事和家裡的人嘔氣,結果忘了要拿I-20到學校的International Student Office 那要再次入境的簽名,一直到了要上飛機的當天早上才"熊熊"的給他想了起來,我只記得當時驚得嚇出一身冷汗,想說沒辦法回去了,於是打電話給航空公司要求 延期,又打電話給好友說今天沒辦法去搭飛機l了。

過了一會,好友打電話來,她轉述她的韓國人男友說的,離開美國不需要I-20,我只要拜 託學校的同學拿我的I-20去要簽名,然後寄到台灣給我即可,我想想也對,於是心情一百八十度大轉,興奮的馬上打電話到航空公司那確認當天的機位,又拜託 一位學校同學幫我拿I-20去International Student Office那簽,同學也很爽快的說不如在機場碰面好了,她直接拿了I-20就不需要另外寄給她。

當然,我回台灣後不久就收到簽好的I- 20,我也才能在這裡打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