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30, 2009

can與can't在聽力上的區分

這篇是下列這串(#3)的補充:
聽力時 can跟can't怎麼分辨
"常看外語片的人(電視電影)如果有注意的話有可能會在裡頭聽到類似這種對話,或是"can"念得很重"
很巧,我連續在最近的兩個電視影集聽到這種念法(也因此引起我的注意),所以我用數位相機錄了一段:
影集: Fringe
Season 1 : Ep. 18 "Midnight"


(0:09)The answer for both of us is to let me make a cure
(0:15)Now that you've recovered the dose samples
(0:18)I CAN make it -> 指的是需要的does samples已經拿回來了,既然拿回來了,那麼就可以開始做antidote(也就是前頭說的make a cure)(他需要做antidote去救他太太)


另一個最近的選舉廣告

[0:05] Charlie will say no to things we can't afford.
.....
[0:11] We CAN do better.



People do whatever they can to stay warm
[0:58] ... and people are doing whatever they can to stay warm.



"Case 39" Trailer

[0:39] ... I think that I can provide that for he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XkxiQ3oTuQ


總之不要把「有這種用法」以為是「只能有這一種用法但是卻不能有別種用法」的「(不能變的)規則」就好了

Thursday, April 23, 2009

Bull's eye

這是在公司的cafeteria看到的一道早餐菜色,菜名就叫"Bull's eye",因為"看起來"很簡單,所以我在家裡也照做了一個。我的"歪果人"房東and/or室友看到後說那是什麼? 我解釋後他說"窩 一ㄝ 邀 ㄒㄩ瘀ㄝ..ㄝ/"(我胡編的,當然他是說英文啦)
方法很簡單,看照片就會了。如果要"搞剛"一點把洞切圓一點,那麼可以找個大瓶蓋或是大圓形狀的cookie cutter來當模子。啊我是比較ㄘ魯啦,刀子拿了就切了.

Sunday, April 19, 2009

Who's this sister-in-law?

      今晚和朋友去家deli吃晚餐時在牆上看到的謎語:
Someone at a party introduces you to your mother's only sister's husband's sister-in-law.
He
has no brothers.

What do you call this lady?

      如果從文法角度來看,標底線的"He"可能是指前句的那個"husband",但是也有可能是指最開頭的那個"Someone"。(我講給我朋友聽我的看法時,他點點說"Yeah, it's trying to throw you off.")
      另外就是"He has no brothers",換句話說"He"可能有"sisters"。這本來沒什麼,但是麻州承認同性婚姻,所以....(改成"He has no siblings"就可以去掉些別的可能答案)
      總之我是在吃完晚餐之後才想出答案。

      想知道的人可以自己Google一下,應該找得到。

Friday, April 17, 2009

美金八百塊

      我來美國不久後收到一個大信封,裡頭有下方附圖的那本書,一封信以及一張美金八百元的支票,原來是我在來美國前幫一位英文系美籍老師的忙,他那時和一群他們系上的老師出版一本書,他和主要負責排版的老師遇到一些電腦以及軟體使用上的問題於是找我幫忙。其實那時我也沒做什麼很特別的事(不過已經是讓主要負責的老師一個頭兩個大的問題),幫忙完後我也忘了這件事。
      老師在信裡頭說他認為我應該算進他們的團隊裡頭,所以也應該「分一杯羹」,而顯然的他們系上也同意,於是他把我分到的預算/錢換成美金寄來給我。
      八百塊耶,開玩笑,可以買張機票回台灣了(我後來也真的買了機票飛回去一趟)。

Wednesday, April 15, 2009

Sloppy麵

      這是在超市購物時突然想到的點子--肉醬麵,但是用的是Sloppy Joe罐頭。好處是省得要跑到中國超市買,缺點是...如果難吃就...
      本來我以為這罐頭裡頭已經有碎肉了--很久很久以前我好像有買過一次,味道還不錯....(不過後來仔細想想,也許我是在餐廳吃的...忘了)。反正都買回來了,丟了也可惜,試了再說。
      這本來是夾在麵包中間吃的,有些像是在吃漢堡,後來我看了罐頭上的標示,哈,原來要自己另外加絞肉....難怪那麼便宜,一罐才一塊美金....。
      今晚做了實驗,我拿了放在冰庫好一陣子的火雞絞肉,另外用上次我哥帶來給我的乾麵條(一直放在櫥櫃裡頭,不吃也挺浪費的),煮熟後扮在一起,還不錯,也許是我已經肚子餓了,也許是我很久沒去中國餐廳吃中菜,總之連我的老美室友都說好吃。
      這Sloppy Joe醬呢,味道嘗起來有些像是A1 steak sauce,帶些酸甜味,反正就當成spagettie sauce來吃就對了


往事一樁

      我剛看了這篇: 良心何在, 想到我哥跟我說過的一則往事。我的老家在桃園,幾年前在還是垃圾車深夜到定點收垃圾的時候,我們家那條街的丟垃圾定點剛好在我家對面,雖然規定是晚上九點 後才能丟,但是大白天的早就垃圾堆積如山。有次我的一位叔叔回老家,剛好碰到個不是住我們那條街的歐巴桑在九點前提了袋垃圾過來,於是我叔叔「好心」的對 她說現在不能丟,要九點後才行,結果呢,這位阿婆用怪責的眼神看了我叔叔一眼,垃圾呢則是照丟不勿。
      那麼這和我哥有什麼關係呢?幾年後,我哥終於受不了了,於是在垃圾定點旁的路牆上大大寫了個那種常見的詛咒的字眼,寫了之後馬上就有鄰居過來「關心」:

      某鄰居:「這麼難看的字眼,這樣子寫不行啦...」
      我哥:「好啊,那把這個收垃圾定點改到你家對面啊!」
      某鄰居:「......」

      至於後來的丟垃圾情況是否有沒有改善我就沒去問了,反正現在改成下午挨家挨戶收,所以這就成了往事一樁。

Wednesday, April 8, 2009

"say" and "story"

我在網路某處看到有人問這題目:
Why are you laughing?
a. He said me a funny story.
b. He told me a funny story.
c. He said a funny story to me.
Answer key: c (Note: 正確答案是 b)
問問題的人提到他和同學之間討論,得到的結論是選項 c 可能是正式用法。
說 老實話,我第一次讀到 c 選項時嚇了一跳,因為我來美國這麼多年沒接觸過"Someone said a story (to someone)"這種用法,但是以前在台灣國高中時學到的"tell = say to"卻又是那樣的清楚。很多時候我沒聽過的說法未必代表那是錯的,於是我查了字典,翻了手頭的書,也用Google找,偏偏沒有一處直接說(人主 詞+)"(to) say/said a story"是錯的(雖然這樣子使用的例子趨於零)。為了保險起見,最後我拿到AUE那去問native speakers,有好幾人是說(原題目句子裡頭)story不和say連用(有些人是直接說那是錯的):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alt.usage.english/browse_thread/thread/7160441ff47f7a0e/1e31321030bc62ea

---------
(Update)
"Story"當主詞時+say 有這用法,但是意思和+tell的用法有差異
books.google.com -> "The story says that" : 796
http://www.americancorpus.org/ -> The story says that : 5

Note to self: 日後補充

Saturday, April 4, 2009

炸薯條

不需要起大油鍋,用類似煎的方法就行了

材料: 馬鈴家的薯,蛋白(/清),太白粉
1. 馬鈴薯切條(要不要削皮隨你)
2. 放入蛋白裡頭
3. 沾有蛋白液的薯條拿出來,裹上太白粉(可以先把幾大匙的太白粉舀入盤子裡頭,稍微舖平,然後把沾有蛋液的薯條放上去稍微推滾一下)
4. 放入油鍋裡頭炸/煎
5. 剩下的不用我說了吧?

如果怕浪費蛋黃,那麼整顆蛋打散也行
"potato starch"可以當太白粉來用

--------------------
      這是好多年前我娘回台灣時傳授的方法。傳授的對象當然不是我,是一位來訪的親戚,算是我娘的姊妹滔。我娘說如果直接把切好的薯條放進油鍋裡頭,那麼薯條會 變得濕濕軟軟的,但是用上述的方法來做的話就會酥酥脆脆的,當場當然也現做了些。後來我去那位親戚家,她剛好在試作薯條,然後她最開始的時候不信邪直接把 切好的馬鈴薯放進鍋裡,也真的是濕濕軟軟的(我記得她有要我看,所以我記得那畫面)。有趣的是我忘了沾蛋液和太白粉的順序,因為-偶-沒-有-親-自-作 -過
      不過我是有作過類似的其他東西(比如沾breadcrumbs的烤魚)。要做出那個"酥脆"的秘密在於蛋白/液(因為受熱會凝固)(這是看電視聽到的), 所以理論上是馬鈴薯條沾上蛋液後可以直接下鍋,但是缺點是蛋液會散開散掉,所以太白粉可以幫助"定型",且因為較乾燥,所以下油鍋時不至於因為水分過多而 四處濺油....
      以上我是用"推理"推出來的,所以,有興趣當我的實驗鼠的人,成功後來回報吧!


---------------------
Update:
有回報了!
isseyboo
我剛試了你的炸薯條方法,不過我是用地瓜,小朋友很愛喔!明天來用馬鈴薯,謝謝喔
看樣子這方法真的可以,謝謝告知!
(改天我也來試試)

--------------------


今晚試了。我用的也是地瓜,理論上簡單,但是做起來還是挺麻煩的....
我先用油煎第一ㄊㄨㄚ,但是嫌麻煩,剩下的薯條改用烤箱"bake"(在電視上看到的作法)
好處是油可以用得很少,缺點(其實也不算)是沒有油炸/煎那樣酥
烤盤(*1)上塗上些油(免得薯條黏在上頭,因為我另外放的一小ㄊㄨㄚ就黏在上頭...),也可以用oil spray噴。把薯條放在烤盤上後再用oil spray噴些油在上頭(至少讓starch吸些油進去,會比較酥)
溫度大約是375到400F,時間約30到40分鐘,看薯條的顏色自行調整時間長度。中途把薯條翻個面。
還不錯,可以吃就是了(我還拍了張照片,有圖有真相!)
(對了,薯條下方的paper towel吸了些油,那是來自之前油煎的薯條)

(*1)我有另外鋪鋁箔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