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8, 2004

肯德基之戀

說起來不怕看官您笑,1994年底來美國之前我只吃過一次肯德基。那次是在剛當兵時,和同梯們轉移訓練中心時的一個空檔,我們選了在台北的一家肯德基吃午餐。其實這樣講也不對,在這之前倒是有吃過,只是隔了太久忘了,畢竟在那個時代,外來的速食店仍算是高消費場所,我是很少去的。

到美國一年多後,我突然想到,我好像還沒去過這裡的KFC,於是有次也是台灣來的同學來訪,我們就殺到附近的KFC去吃炸雞。到了櫃檯前我傻了眼,這,這怎麼點啊?和麥當勞不同的,除了那宇宙通用的一號二號三號附著照片的點餐方式,我還要再選我要的"邊菜(side dishes)",這本來也沒什麼,但是那負責點餐的不知哪國來的新移民有著很重的口音,我實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就這樣在"你講台語也不通喔"的一番折騰下,總算點好了,同學的點餐過程也不是很順利。雖然費了番精神,但也"意外"的點了個extra crispy的炸雞餐(註),哇,特別脆,也特別的多汁好吃,我居然吃上癮了,之後,大約每隔一個月我都會去買個"特別脆"的炸雞餐來過過癮。

好景不常,隨著身材發福,我也必須小心的控制飲食,多油的KFC也不能像開始時那樣常吃。沒記錯的話,上次吃KFC大概是半年前的事。

剛剛問女友說,我可以吃KFC嗎?她很冷漠的說"No."




(註)那時extra crispy應該算是新口味,所以店員會問顧客要不要,於是:

店員: "x*#o@#$dx*o@%*#*$%*" ---> 很重的口音問著要不要extra crispy

我: "uh.... Ok..." --> 聽不懂,只好給他 ok 矇混過去

結局: 我拿到了extra crispy炸雞

飛機上的拍手

第一次搭飛機時,坐的是西北航空,途中停靠日本Osaka機場。台灣到日本這一段是大型的豪華空中巴士,飛機安全降落後,幾乎所有的乘客鼓手拍掌,這對我來說挺新鮮的。

半年後我回台灣一趟,回美國搭的是長榮航空,中間不停靠日本,當時我兩旁坐的是一家人,在找座位時,這家人中的爸爸問我可不可以和他們換座位,因為我的位子正在他們的中間,我說我喜歡靠走道的位子,拒絕了他的要求。因為這期間我常常幫他們傳東西,所以我對這家人的印象比較深刻。後來飛機在Alaska或是Seattle機場降落時,在著地的瞬間,這位爸爸馬上鼓掌,但是,他發覺整個飛機只有他一個在拍手,於是悻悻然的看了看四周,然後好像說了聲"喔,沒有喔。"

我應該是沒有笑出來,因為在那之前我也不過搭了一兩次飛機,也許在他以前搭的航線上,乘客們常常鼓掌叫好呢。

<後記>
兩年前我飛回台灣兩次,搭的是美國航空和聯合航空,在飛機降落台灣以及美國的機場時,我幾乎沒有聽到鼓掌聲。安全著地時拍手鼓掌也許這是日本乘客的習慣吧,表示對機師的感謝。

過去七八年間,我在美國國內搭了無數次的不同公司的航班,似乎,美國人不做興鼓掌這一套。

對了,前些天看影集Dead Zone,故事是空難,在飛機幾乎墜落地面時,機師好不容易穩住了飛機,然後就在機師對乘客廣播飛機會如期抵達目的時,全飛機的人鼓掌。當然,這是電視,要我真的碰到那種空難情況.......我寧願不去記飛機上的人會不會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