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6, 2008

懷念蔥油餅; 不懷念小籠包

    我說的蔥油餅不是現在台灣街頭常有的那種麵皮厚且有些軟,偶而夾個煎蛋當蛋餅賣的那種。我說的蔥油餅是大大圓圓薄薄的「一張」,然後麵皮嚼起來酥脆,如果對折起來恐怕還會碎裂的那種。
    小學的時候吧,每逢放學不久後總會有攤賣蔥油餅的攤販從我家那條街經過,而我也一定會拿零用錢去買。 當時的話我記得「一張」餅是台幣五元,然後是當場現煎 -- 老闆會先拿出一小球油亮油亮夾雜有蔥末的麵糰,攤平成薄如紙張的麵皮後「拎」進油鍋裡頭煎,等麵皮煎炸得酥脆起泡後拿出來,用「日曆紙」(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一包,抹上醬油和辣椒醬即成。在那沒甚麼特別的零嘴可以吃的年代裡,蔥油餅算是伴我度過相當時日的晚飯前的飢餓時刻。
    至於賣蔥油餅的老闆甚麼時候不再經過我家那條街我也記不大了,也許是因為我自己學校課業的關係無法像往常那樣早放學回家,所以再也遇不上他也說不定,總之日後再次看到蔥油餅這三個字是在位於台北市的我上學的高中學校外頭。看到後當然有去買來吃,只是那時候的蔥油餅已經不是小時候吃的那種,而是最開頭說的麵皮厚那種,而這種蔥油餅我一直都不愛吃,總嫌它麵味太重,有的還會過於油膩,特別是裏頭夾有煎蛋的蛋餅,怎說呢,只能說我的胃不喜歡這種組合,剛開始吃的幾次還會有些作嘔的感覺。
    曾有人跟我說高雄有賣那種皮薄酥脆的蔥油餅,只是很可惜,之前(十多年前)到高雄時沒能找到.....




小籠包
    都是講吃的,所以把這個也寫在一起。剛看了段報上的「鼎泰豐」報導。鼎泰豐小籠包小的沒吃過,第一次聽到還是在美國這邊,倒不是我們這裡有開鼎泰豐,而是聽我哥和朋友談論台灣美食時聽到的。
    我唯一在台灣吃過的小籠包是路邊攤那種。我記得曾聽我哥說他很討厭吃小籠包,因為那聞起來像「臭水溝」的味道。我是知道我們那時候吃的小籠包湯汁是有種奇特的味道, 但是「臭水溝」?也太誇張了。這樣倒好,因為以後家裡的叔叔阿姨買了小籠包回來我也樂得少了個競爭對手!
    美國這邊的一些中國餐館也有賣小籠 包,只是品質參差不齊,至少我還沒吃過那種可以讓我大呼"給他死(呢)"(台語發音,然後是故意扭曲日文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