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0, 2008

第一次交涉

我剛來美國的第二天就陪人去Boston的移民局當翻譯。那是我媽的餐廳同事,他來自福建福州,因為要更新他的政治庇護(*1)證件必須 去一趟移民局,但是他不會說英語,也不知怎的我媽自告奮勇要帶他去,但是我媽也不會說英語,於是要我跟著去。
當時去的地方是和現在的移民局 連在一起(也許吧,沒去注意)的最旁邊的一棟大樓。我媽之前應該有去過,因為她知道該去哪層。到了後彎進一個鋪了紅色地毯的狹長走道,走道上已經排了一長 排的隊。
那時候也是要填表格(如果沒記錯,我媽同事有帶),但是我們身上都沒有筆,所以我直接走到門口警衛那要求進去找個有筆的地方填表格 (我只能說初生之犢不畏虎啊,那時候因為搞不清楚狀況甚麼都很敢),而那位警衛人也真好放我們進去,只是後來催了一兩次要我們出去,似乎是怕我們就這樣 子"插隊"進去了。
輪到我們後我就照著我媽同事的意思翻譯。當翻譯的一個很不好的地方就是如果對方不高興,那麼受氣的是當翻譯的人,即使那 事和翻譯無關。而不懂英文的人反正聽不懂,杵在那就行了。
當時的情況是我媽同事的住址有變更,但是他沒有告知移民局。他的說法是他仍是在同 一層公寓,只是換了房間而已,但是移民官員很不高興的說那不是理由。
之後不知怎的我媽又要我陪他們去一趟移民局,這次我拒絕,我幹嘛沒事去 受氣?也因為這次經驗我開始對位於Boston的移民辦事處留有不好的印象。

(*1)他事後自己跟我們說他的政治庇護理由 是假的。他是花錢靠人蛇集團偷渡來美國,來這裡後找律師,那陣子是六四天安門事件後不久,他的律師跟他說可以用六四事件當理由尋求政治庇護留在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