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2, 2008

月季花

月季花,慢慢爬牆
青苔,也比她快了
....  ....
等待,是織布機上的銀河,織啊織啊,織出渡河的小船.....
-- 一首三毛作詞,齊豫主唱的歌

本來是等五年(減90天)就可以申請公民,但是每次想到那些文件和永無止境的等待就很懶得動。一個朋友和我情況有些像,只是他比我還會拖。如果我沒猜錯,他拿到綠卡有十年了吧。說到十年,有次我到家公司面試時面試我的人就問到我的綠卡問題,他說他是英國人也是拿綠卡的(我吃了一驚,因為他是滿口美國口音),綠卡已經拿十年了。他說 他不想申請公民的原因是因為"公民宣誓"--這是在法官發給證書時的一個必要宣誓,內容大致是願意防衛美國,為美國動武。他說他五年之前對美國實在沒那份 忠心,所以雖然時間到了仍是不想申請,但是現在不同了,因為他老婆孩子都是美國人,他也在美國住了那麼久所以他開始考慮成為美國公民。


總有人來來問我的婚期.....(同首歌續唱)
啊, 不是,是問我甚麼時候辦公民。 我哥呢,辦了,也拿到公民證書。前頭提的那個朋友也是,本來我還想拖,但是我哥和那位朋友都辦得那麼快速順利,然後我又聽到申請費要漲價的消息(I told my gf: "It's my money, I don't care!", but later ....),我想想實在沒必要多花那兩百塊美金,所以就在漲價期限前幾天我把申請表格寄出去,誰知道和我動一樣腦筋的還有其他幾十萬移民(或更多?),結 果.....
月季花,慢慢爬牆
青 苔,也比她快了 ......
(背景配音: 哇哩ㄌㄟXXXXXXXX)


(以下是以前寫的一篇)
有好幾次,沮喪得想乾脆回台灣算了。

那天在飛往賓州的飛 機上,和隔壁來自上海的女同事聊天,當聊到我來美國快七年了居然還沒拿到綠卡,她睜大了眼一副不敢置信般的看著我。是啊,我自己也不大置信。相對於我的另 一位北京來的女同事(她說「我才不要回大陸」),我是不排斥回台灣,所以對於辦綠卡並不是很積極,但是隨著接下來幾年的工作和生活,有些東西不是那麼容易 放棄,至少繳了那麼多年的高達百分之三十以上的稅,就這樣走了實在不甘心。

就著樣,一關過了又一關,移民的梯子就這樣的一階一階的爬上 去,隨著工作的變動,所有的手續又得重來一遍,爬了半天高的梯子又得回到起點。

綠卡現在是拿到了,回想那幾次為了打電話進去永遠忙線的移 民局,我必須在早上七點半打長途電話進去,然後不停的切換選項以保持在線上,然後等七點五十九分時趕快選"talk to the officer" 選項才有辦法和移民官講上那麼個幾句話,幾個問題忘了問,就得隔天再來一次。

移民天梯爬完了嗎?還沒呢,只是總算可以停下來喘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