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08

見鬼

我很肯定我沒有陰陽眼,但是真的「碰上」時.....

話說高中時我在台北市一處租 屋,當時是跟個俗稱「高四生」的重考生合住。平常他是在我起床前就出門,晚上睡了之後才回來,所以我經常是處在一人獨處的狀態。也許是這樣我特別容 易注意到屋裡的「異狀」,比如突然多出一人。
那時應該是半夜三四點吧,晚上我突然被個「咦?」聲吵醒。那時是冬天,棉被我是一直蓋到下巴 處,所以一張眼整個眼界下半部都被棉被擋住,上半部呢,透過窗外的微弱夜光我看到個直立的人影--因為是背光,所以只是約略個人頭黑影,我當時想應該是個 人「站」在房間中間。
我的第一個直覺是,啊,我的室友在夢遊(所以才會站在房間中間),然後他醒來,查覺自己在夢遊或是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 事,也因此才會發出那聲「咦?」
既然知道是怎樣一個情況我就繼續回頭睡。一陣子後我突然發覺事情不對,因為我很清楚的聽到睡在房間對角的我 的室友發出的鼾聲。
那麼,站在我們房間中間的「那人」是誰?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的第一個念頭是「小偷」,但是在房門上鎖的 情況下能不發出任何聲響的開鎖然後摸黑進來實在是不大可能,同時也是因為在我醒來之後我再也沒有聽到任何發自「那人」的聲音,因此接下來剩下的唯一合理解 釋--也是我最不願意去想的--就是那是「那個」....
當我一意會到這點時突然覺得整個房間變得極端的安靜。說是安靜,其實是因為聽覺突然變 得很靈敏,能很清楚聽到自己耳內的鳴音,加速的心跳聲,連吞嚥口水時都響得像是打雷似的。那種似乎整個時間都停止的感覺並不好受。不管「那人」是小偷還是 「那個」,我都不想讓他知道我已經清醒了。接下來的一段時間真的很不好熬。想要不理會「那人」繼續睡覺根本辦不到,而且越是聽不到「那人」發出的聲 音越是讓人心驚。後來實在受不了了,張著眼然後把手伸出棉被把檔住視線的棉被往下一壓!
我看到了!我終於看到了!
原來是房間 窗子上窗簾背光之下的黑影。
Or ... is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