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 2008

騎士

不是白馬騎士喔,也不是寶馬騎士,是「歧視」。這個議題可大可小,可以是很複雜,也可以是一筆帶過。說它沒有嘛,它又是確實存在。其實想想台灣的外勞和你對他們的感覺就知道了。即使你對他們一視同仁,也不代表所有人都和你有一樣的想法。

不過我可以很肯定的是有些人覺得自己受歧視其實是來自自己的自卑心態。

一個我在網路上聽到的例子。一個年輕小姐在網路上很怨歎的說什麼時候自己的民族可以不再被美國人歧視,她說呢她去美國拜訪她一位住在美國許多年的親戚,她的親戚告訴她一些事,細節我不大記得了,其中一個我記得大約是說他的親戚在路上講中文時那些美國人會用奇怪的眼光看他(們)。關於這點我倒是覺得很奇怪。這樣說好了,大家可以做個實驗,你找兩個朋友,然後選個路邊或是捷運站出口甚麼的,接著要他們用平常音量說話,然後你站在五步之外聽聽看能不能聽到你的朋友說話的內容。然後改到十步,二十步之外,比較看看結果。

腦筋靈活些的大概已經知道我想說什麼了。如果某人不是大聲喧嘩,那麼他在路上交頭接耳誰理他啊?再說有多少美國人懂得中文?隨便一個美國路人居然知道兩個交頭接耳的亞洲人是在講中文,那麼這個美國人除了要有極其靈敏的耳力,恐怕還得事先修過中文課才行。

如果這人是因為大聲喧嘩引人注意,或是在安靜的場所「大聲聊天」被美國人「注視」,那麼這是他自己在那裡丟人現眼,怪不得別人。如果居然因此那麼的 "self-conscious" 而扯上美國人歧視,那麼我只能說這人不是過於白目,霸道,就是過於自卑。(自卑的一個 sign 就是self-conscious --- 總是以為大家在看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大概是我在台灣時養成的習慣吧,在公共場合我不會大聲講話嘻笑,而我哥就比較不一樣,他講話時一激動起來就甚麼也不管了,所以我們在一些咖啡屋麵包屋(類似星巴客那種)聊天時一開始我都會要他節制,但是我發現一些老美聚在一桌時也常常在那大聲聊天,哈哈大笑。 既然你們都這樣了我們為什麼不可以?所以這之後我就隨我哥去(我們都是用中文聊天),我也沒去注意有誰在對我們行「注目禮」(至少我沒看過)。很巧的,前一陣子我和我哥以及一個老美朋友到附近的一家中國餐廳吃晚飯。去的時候有些晚,所以整個餐廳客人不多,再加上這家餐廳不放背景音樂,所以鄰桌的老美在那「大舌頭」時就顯得格外的吵。我和我哥是沒有去理,反倒是我的老美朋友首先「發難」。他細聲的先說那桌人好吵(那桌的一個客人正在和老闆娘聊天,說他在加拿大的 Chinatown 的一家餐廳用餐的經歷)。後來我朋友又細聲說他該不會是喝了酒,因為嗓門很大。一陣子後老闆娘又回來巡桌,然後兩邊人又聊起來了。這時我朋友說如果人多或是餐廳有放音樂時,因為本來就很吵雜,這時後大聲說話比較不會那麼明顯,但是碰到人少安靜的時候,那樣子大聲說話真的是很明顯很吵.....。我寫這經驗的目的是在說明,如果你在不該吵雜的地方大聲說話,那麼就算你是老美別人也會抱怨的。


以下這段影片是用手機錄的(*1)。我們是在附近的一間pub裡頭吃晚餐,環境算是吵雜,這算是正常情況。 這時候就算你在唱京劇恐怕也沒人理你: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dv8hBrioNw&feature=player_embedded

(*1)我沒有適合的轉換程式,所以只能上傳到Youtube用它們的內部轉換程式,但是轉換後的效果很差。反正只是要那背景聲音